可我愛你

他們不知道我是一個妖怪。娘講過,這事誰都不能說。「人類的嘴,嚼爛的舌根。他們的成見,我們搬不動。」

日落

   「醒著嗎?感覺好一些了嗎?」一個全身名牌的女人坐在病床前,手輕輕摸著男孩的頭

尋光

我不知道我為什麽會不斷的向人們提起關於他的一切,他的名字,他的相貌,他的故事,還有我和他隱藏在黑暗中的愛情。

梨斷

  賈芻剛到這的時候,門前的梨樹還染著綠,那馥郁又厚重的顏色在風中簌簌而動,被晨輝潤澤成一片迷離。

See you later

面對風波和質疑,我們都很想說些什麽,但我們什麽都沒有說。

暖冬

  暖氣太足了,好熱啊。
  她穿好衣服去小賣部買雪糕吃。

思緒還是有些多

最近思緒還是有些多的。

王不見王

好友回憶起剛才和老板談笑風生的場景:「他左邊的姑娘怎麽樣?」

無名貓

記錄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我覺得我最近真的挺招貓緣的。

當兩個班的值周成績出來後

周一對於上高中高中生根本不值得期待,也就奇葩學校規定的吧。
上完早自習之後去吃飯,然後準備升國旗活動。升國旗活動點準時開始,但是只要少於這個時間,一分鐘都會被值周學生攔下來。

生日賀文

    寫在前面:雖然覺得並沒有什麽人能看到但是還是先簡單說說。並不是什麽特別的文字,只是許久之前答應了老劉要在她生日的時候給她寫小說(應該有個小幾年了(^・x・^)),長篇是做不到了,短篇姑且可以努力試試看。理科生,文筆算不上好而且很久沒有寫過東西了(上一次還是綜合素質作文),上次正經寫大段的文字是她18歲生日手寫的照片集。其實真要說起來今年也算不得什麽大生日,但是寫作勁頭上來了就管不得是什麽時候了,畢竟這股子沖動也算是難得。一篇無意義的小短文,硬要說的話或許勉強算得上是青春文學(大概)。

夜色暗湧時

一邊是十年的感情,一邊是理想型,要你來,你怎麽選?

願彼此快樂

夜,天挺冷的。
天很陰,但並沒有下雨。空氣中濕度很大,給人一種異樣的錯覺,總覺得似乎只要握緊拳頭就可以擠壓出空氣中的水分。

橘子

梁槐鈺盯著電腦屏,還在煩躁明日的教案,一股提神的果香,梁槐鈺別過臉是妻子正在剝著橘子,聞起來有些酸牙,橙黃的橘有些誘人。梁槐鈺將妻子抱坐在腿上「今日怎想起吃橘子,天涼,夫人少吃些才好」梁槐鈺將臉埋在妻子頸間,奶香的引誘著梁槐鈺。

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我叫鄭禹 我喜歡的他結婚了 我和他認識是在十三歲 那天他們家搬到我們隔壁 我們只是見過一面 我老是聽到他的名字並沒有怎麽見到過他 很多鄰居都說他長的白白凈凈的很好看

擠爆整個宇宙

我算是明白了,早晨起床的狀態決定我一天的狀態;然而早晨起床的狀態決定又得依靠無規律的靈性抽簽來決定。

這不是什麽青春愛情傷痛文學

我就是愛月亮,有何不可?
不是向往月亮,不是單純喜歡某個東西,是人與人之間所謂的愛。我對月亮的愛肯定不止是喜歡某物那種膚淺的想得到。

無限逼近真實

作為與經典統計學對照的兩門:貝葉斯統計和非參數統計,確實表現了不同的面相。貝葉斯將重點放在先驗概率,認為「經驗」在統計學中不可或缺,對於「經驗」的利用在節省成本和結果準確有重大作用,而頻率學派則認為貝葉斯學派「妖言惑眾」,消解了統計的客觀性。

腐朽陋巷

       暴雨沖刷過的小巷 撲鼻而來的泥腥味夾雜著從小巷裏的垃圾堆散發出的惡臭味 街角的流浪貓又臟又臭 路過的人一點都不喜歡它們 有時還會有意的對它們拳打腳踢 裏面有被人踹死但沒人認領 最後被流浪狗銜去吃掉

大膽的走下去

寶貝,我們未來永遠有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