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貓

記錄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我覺得我最近真的挺招貓緣的。

當兩個班的值周成績出來後

周一對於上高中高中生根本不值得期待,也就奇葩學校規定的吧。
上完早自習之後去吃飯,然後準備升國旗活動。升國旗活動點準時開始,但是只要少於這個時間,一分鐘都會被值周學生攔下來。

生日賀文

    寫在前面:雖然覺得並沒有什麽人能看到但是還是先簡單說說。並不是什麽特別的文字,只是許久之前答應了老劉要在她生日的時候給她寫小說(應該有個小幾年了(^・x・^)),長篇是做不到了,短篇姑且可以努力試試看。理科生,文筆算不上好而且很久沒有寫過東西了(上一次還是綜合素質作文),上次正經寫大段的文字是她18歲生日手寫的照片集。其實真要說起來今年也算不得什麽大生日,但是寫作勁頭上來了就管不得是什麽時候了,畢竟這股子沖動也算是難得。一篇無意義的小短文,硬要說的話或許勉強算得上是青春文學(大概)。

夜色暗湧時

一邊是十年的感情,一邊是理想型,要你來,你怎麽選?

願彼此快樂

夜,天挺冷的。
天很陰,但並沒有下雨。空氣中濕度很大,給人一種異樣的錯覺,總覺得似乎只要握緊拳頭就可以擠壓出空氣中的水分。

橘子

梁槐鈺盯著電腦屏,還在煩躁明日的教案,一股提神的果香,梁槐鈺別過臉是妻子正在剝著橘子,聞起來有些酸牙,橙黃的橘有些誘人。梁槐鈺將妻子抱坐在腿上「今日怎想起吃橘子,天涼,夫人少吃些才好」梁槐鈺將臉埋在妻子頸間,奶香的引誘著梁槐鈺。

那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我叫鄭禹 我喜歡的他結婚了 我和他認識是在十三歲 那天他們家搬到我們隔壁 我們只是見過一面 我老是聽到他的名字並沒有怎麽見到過他 很多鄰居都說他長的白白凈凈的很好看

擠爆整個宇宙

我算是明白了,早晨起床的狀態決定我一天的狀態;然而早晨起床的狀態決定又得依靠無規律的靈性抽簽來決定。

這不是什麽青春愛情傷痛文學

我就是愛月亮,有何不可?
不是向往月亮,不是單純喜歡某個東西,是人與人之間所謂的愛。我對月亮的愛肯定不止是喜歡某物那種膚淺的想得到。

無限逼近真實

作為與經典統計學對照的兩門:貝葉斯統計和非參數統計,確實表現了不同的面相。貝葉斯將重點放在先驗概率,認為「經驗」在統計學中不可或缺,對於「經驗」的利用在節省成本和結果準確有重大作用,而頻率學派則認為貝葉斯學派「妖言惑眾」,消解了統計的客觀性。

腐朽陋巷

       暴雨沖刷過的小巷 撲鼻而來的泥腥味夾雜著從小巷裏的垃圾堆散發出的惡臭味 街角的流浪貓又臟又臭 路過的人一點都不喜歡它們 有時還會有意的對它們拳打腳踢 裏面有被人踹死但沒人認領 最後被流浪狗銜去吃掉

大膽的走下去

寶貝,我們未來永遠有路走。

別太早睡

胃痛的感覺從淩晨三點的夜裏突然裹挾著一場久違的噩夢海嘯般撲面而來,我不能呼吸,俯在腥鹹的水和氣泡中上升掙紮,試圖從粘膩的情緒中脫身。

沒用的話

想起來之前初中課上看一個古早電視節目,有關一個出了事故的卡車司機。他失去了從腰部往下的下半身。節目請他講故事,那個主持人問他,「你這樣痛苦嗎?是不是時常痛到不能生活?」他答了,剛開始說,只來得及答了個「是的」,明顯是一副想講但沒講完的姿態,那個主持人笑著撇他一眼,轉頭過去跟專家講話。

挪威

       我整個人都被埋在雪裏,用手慢慢地捏住鼻子,閉上了嘴,只留一點的縫隙呼吸,用雙手慢慢地運動著,讓手擺脫周圍雪的束縛,然後不斷地活動著手腕,讓周圍的雪變得蓬松。

大聲的嘶吼

失眠。討厭有些追星的人其實是討厭很情緒化、浮躁、一根筋的人。之前畫了我所愛的人物rika——我這輩子唯一看到的自殘的角色。

永遠不會背叛人

我最愛秋天,也最討厭秋天,它是一個不冷不熱的季節;真正的喜愛,應該包括討厭和憎恨,所以愛情才會有笑有淚,讓人動容;僅是愉快的關系,達不了愛的層次,這也是一些平平無奇的人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偏愛

        晚上,和同事們一起出去吃飯,項目領導喝了點酒,回來的路上就談起給項目每個人評績效的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很為難,這次沒有給另外一個同事打特別好的分。

智齒

姜一諾覺得自己要長牙,牙齦裏有什麽東西呼之欲出,用舌頭舔的話會有鈍痛傳來。
「可能是智齒,你都十九歲了,肯定是智齒吧!」我說。

愛情的槍

我想關心你,
但我太慫了,看到你在群裏說麻醉剛醒我想去私信你,但我不知道怎麽開口,用什麽樣的語氣會合適,我不知道。